瓦伦西亚市
舟曲地質災害三部曲
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 作者:郭富赟     點擊數:

第一部 青山綠水下的伏魔

—舟曲地質災害頻發的原因

走進夏日的舟曲,青山滿目,綠水潺潺,鮮花盛開,景色宜人。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綠水青山下,卻隱藏著巨大的地質災害隱患。舟曲縣全縣有215處地質災害隱患點,每當雨季來臨,這些地質災害就如惡魔,時刻威脅著人民的生命財產。舟曲“8.8”泥石流造成1765人死亡或失蹤,為新中國建立以來的一次死亡人數最多的突發地質災害,舉世震驚。

很多人要問,舟曲為什么會發生如此嚴重的地質災害?且聽在下分解!

一、陡峻的地形

舟曲縣地處青藏高原東北緣,西秦嶺西翼與岷山山脈交匯地區,屬典型的高山峽谷地貌。這里山巒重疊,坡陡谷深,河道狹窄。用地條件極差,城鎮村寨多位于泥石流堆積扇或滑坡體上,用地無三尺平、溝無百米寬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。

舟曲總體地勢自西北向東南傾斜,西北高,東南低,最高點為西南的青山梁,海拔4504m,最低為拱壩河河谷東端,海拔1173m,相對高差3100多m。

二、極端的氣候

舟曲縣境降水分布差異很大,西南多于東北,山區多于河谷。隨著海拔的升高,降水量亦增大。拱壩河流域降水量大于白龍江流域,兩地1500m以上同等高度降水量差異越高越大,西南部高山區年降水量900mm以上,西北高山區年降水量在800mm左右,中部海拔1500~1800m地區,年降水量540~640mm;東南部1100~1400m。降水季節分布不均,夏秋兩季降水量占年降水量的76%,且極端降水頻發,強度大,是引發地質災害的元兇之一。例如舟曲“8.8”特大山洪泥石流一次降雨96毫米,一小時最大強度77毫米,極易觸發滑坡、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發生!

三、發育的地質構造

舟曲縣活動構造發育,白龍江斷裂帶自西北向東南貫穿縣域。受青藏高原抬升的影響,山地強烈隆升,流水急劇下切,形成成典型的高山峽谷地貌。

舟曲位于我國南北地震帶北段,歷史上地震頻發。據舟曲縣志,早在漢惠帝七年(公元193年)就有羌道(今舟曲)地震,山崩,死亡甚眾的描述,從明嘉靖三十四年(1555年)至清光緒十年(1884年)僅地震引發的滑坡、崩塌有十數次,給當地人民造成深重災難。其中清光緒年間一次地震引發的地質災害最為嚴重,史料有如下描述:“清光緒五年(1879年)五月初十日,階州西固地大震,大雨,十一日江水暴漲,十二日寅辰復大震。西固城垣倒塌75丈,民房倒塌壓死430人,牲畜死傷無數……余震數月,縣城附近山石崩塌。”受災之嚴重由此可見。1933年松藩7.5級地震,2008年汶川8.0級地震均使縣境內遭受重創,災情觸目驚心。

四、軟弱的地層

舟曲縣境內分布的地層主要為志留系中薄層—厚層塊狀灰巖,夾千枚巖、板巖、粉砂巖;泥盆系灰巖、炭質板巖、千枚巖、含炭板巖及頁巖等;石炭系、二疊系灰巖、硅質條帶灰巖、局部夾砂巖、千枚巖;三迭系砂巖、板巖、板狀灰巖夾千枚巖。第四系風積黃土、殘坡積及滑坡、崩塌等重力堆積物等廣泛分布。這些地層受長期構造活動和地震的影響,裂隙發育,均屬易崩、易滑巖體,為滑坡、泥石流的形成奠定了物質基礎。

從以上因素分析不難看出,地形陡峻、降水集中、構造發育、地震頻繁,再加上村鎮集中分布于滑坡、泥石流堆積體上,具備了地質災害發生的所有條件。因此,就不難理解舟曲為什么地質災害頻發、易發了。

舟曲縣屬于我國秦巴山區地質災害高易發區,其所在的白龍江流域是全國四大滑坡泥石流高發區,受白龍江斷裂控制,滑坡多沿斷裂帶成群分布,有很多活動性極強的滑坡,著名的有鎖兒頭、泄溜坡、南峪、石牌坊等等;泥石流均屬高勢能泥石流,流速快,浮托力強,常常攜帶重量上達千噸以上的塊石,破壞力極強!對城鎮、村莊往往造成毀滅性的打擊!滑坡、泥石流地活動有其基本規律,人類必須遵循自然規律,盡可能的避開滑坡泥石流危險區,已經居住于危險區的居民,必須提高自我識別、自我防范、自我救助的意識,防患于未然!

第二部 摸清魔鬼的活動規律

—舟曲地質災害分布規律及其致災模式分析

地質災害己成為制約舟曲縣社會經濟發展和脫貧奔小康的關鍵因素,致貧效應顯著,且具有循環反復的將點。一次地質災害將會造成十幾年或幾十年經濟發展成果毀于一旦,在政府救助的情況下,其恢復周期少則3-5年,多則8到10年。因此,深刻認識地質災害的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,研究人地關系,總結致災模式,是一切防治工作的基礎。

本文將從分析舟曲縣地質災害分布規律入手,研究致災地質體和人類居往的關系,總結地質災害致災模式,為防治措施的提出奠定基礎。

舟曲縣山高坡陡,其城鎮、村莊的分布有以下兩個特點:一是白龍江、拱壩河河谷是主要城鎮和較大村中的分布區,且城鎮、村莊大多位于泥石流堆積扇上或滑坡體上。例如舟曲老縣城就位于三眼峪、羅家峪、寨子溝等泥石流堆積扇上,建筑物與泥石流行洪爭地。部分社區如南橋、寨子村等則位于南橋滑坡、索兒頭滑坡等堆積體上,建設用地稀缺到這種程度,在全國都屬罕見。二是很多村莊座落于西秦嶺山間洼地,而這些洼地其實也是斷裂帶通過的區域,村莊要么建造于滑坡體上,要么建造在高山頂上的平壩上,平壩上的村莊用水極為困難,生存條件較之河谷區更差。

基于滑坡、崩塌、泥石流和村鎮的分布特征,通過致災模式分析,很容易把二者關聯起來。泥石流的流經區和堆積區均屬于危險區,則處于這個區域的建筑物、人群則必然遭受損害,超大規模泥石流還可形成堵江,回水淹沒村鎮、公路形成次生災害,舟曲“8.8”特大山洪泥石流就是典型例證。滑坡體、崩塌體本身及其壓埋區均屬危險區,建設于其上的村鎮則必然受災。同時由于白龍江、拱壩河河谷狹窄,部分滑坡屬高位滑坡,一旦滑動將形成高速遠程滑坡,居住于其下的人群將遭受滅頂之災,同時也會形成堵江,回水淹沒上游村鎮形成次生災害。這類滑坡典型的有立節北山滑坡。其次如江頂崖滑坡這種類型,雖不直接威脅村莊,但堵江后仍可造成生命線工程損毀,回水淹沒村莊仍可造成次生災害。

地質災害的形成是致災地質體(滑坡、崩、泥石流)作用于承災體(人群、建筑物、水源、各類管線)造成的后果。舟曲縣地質災害點多面廣,舟曲縣現狀發育215處地質災害隱患點,共威脅人口約46275人,潛在經濟損失約303650萬元。這些還不包括滑坡、泥石流堵江形成次生災害可能威脅的人口和財產數量。地質災害險情重大,防治任務尤為繁重,需要引起全社會的高度重視!

第三部 扼住魔鬼的咽喉

—關于舟曲縣地質災害防治深度的思考

舟曲地質災害極為發育,固對于地質災害的防治也極為重視。1988年10月,舟曲縣被列入長江上游水土保持重點防治區(簡稱“長治”),并于1989年開始組織實施“長治”第一期小流域治理工程。1993年將舟曲縣列為甘肅省災害性滑坡群測群防試點縣。2000年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。2002年,長江水利委員會水土保持局將舟曲縣確定為滑坡、泥石流群測群防重點縣。2003年,甘肅省國土資源廳完成了舟曲縣1:10 萬地質災害調查,摸清了地質災害底數,構建了縣鄉村加群測群防員的四級群測群防系統。2009年完成了舟曲1:5萬詳細調查。2010年舟曲發生震驚世界的8.8特大山洪泥石流,災后對南峪鄉到峰迭新區段的26處隱患點點實施了工程治理,37處隱患點建立專業監測系統。據統計,舟曲縣約有75處地質災害隱患點得到不同程度的治理。總體上說,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逐步走上了科學化、系統化、規范化的路子。

有人會問,舟曲縣地質災害防治做了這么多工作,為什么災害依然頻發,其到底存在什么問題?

一是資金投入問題。其實,與其他社會系統的發展一樣,地質災害防治是一項耗資巨大的工程,目前我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,社會發展水平決定了目前的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投入水平。舟曲縣屬國家級深度貧困縣,每年頻發的地質災害消耗了不少財政資金,但投入仍屬杯水車薪。相對于甘肅省地質災害總體治理率(6%左右)而言,舟曲縣地質災害治理率達到(30%左右),其主要投入均來自國家和省市財政支持,地方財政根本無力承擔地質災害防治投入。但治理率并不代表治理水平高,還有一個設防標準的問題。特別是泥石流防治工程,設防標準一般在20—50年一遇,僅可以防中、小災,根本不足以防大災。還有一個治理體系不完備的問題,重視工程措施而不配套生態改善措施,部門條塊切割難以整合資源,形成合力。

二是地質災害防治理念問題。目前,舟曲縣的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總體上仍處于被動防治局面。積極而為的風險管控理念尚未建立,基于環境容量的建設理念尚顯薄弱,人口增長與土地供給的矛盾日益加劇,地質災害致貧現象仍很突出,山區人群故土難離的理念仍很頑固,不愿搬遷,導致防災減災工作面臨困局,難以破解。

如何破解困局?如何創出地質災害防治的新路子?

首先要轉變理念,加強風險管控。要進一步做好災害的風險識別,提高地質災害的調查精度,劃定每個災害隱患的危險區。在此基礎上,從建設用地規劃與地質災害防治規劃結合入手,杜絕增量,減少存量。即地質災害危險區嚴禁批準新建工程,己建工程要建立逐步退出機制,否則,很難從根本上遏制災害頻發的局面。

其次要建立地質環境容量評價機制。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切入點就是做好環境容量評價。舟曲地質災害的嚴重性不僅在我國,在全世界也有典型性。在這個用地條件極其有限的縣域,到底可以容納多少人口?多少建筑?從目前來看,這個工作尚未得到重視,或者已經開展工作了,其評估結論不被認可。這個是社會系統性發展需要深入研究和解決的命題,也是預防為主的根本切入點。否則,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關系就難以建立,生態文明建設也就難以落實。

最后要建完善的防抗救體系。十九大報告提到要加強地質災害防治,提升防災減災救災能力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,堅持以防為主、防抗救相結合,把防范地災作為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“生命工程”,依靠科技提升防災減災能力,走向專業化監測防治,夯實群專結合基礎。

舟曲縣是我國乃至世界地質災害最為發育的地區之一。如何破解地質災害防治困局,需要走出目前防治理念的圈閉,積極探索防治工作的新思路,新方法,開創地災防治工作的新局面。

2010年舟曲“8.8”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衛星航測照片

后記:2015年1月—2017年12月,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(原國土資源部)于甘肅省開展實施“多地貌典型區地質災害工程治理方案優化研究項目”。項目組通過開展調查研究,查明了舟曲縣地質災害的分布規律、發育特征及致災模式,探索出了適宜的防治措施,并編寫了“舟曲地質災害三部曲”。本文由項目指導郭富赟和項目組成員竇曉東共同完成。項目組希望借此文章,讓廣大讀者、社會大眾和甘肅省地質災害易發區內的人民群眾了解地質災害,認識地質災害,從而有效防御地質災害。

Copyright 甘肅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 All rights reserved
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4662號
技術支持甘肅地礦科技信息中心
單位地址:蘭州市紅星巷123號地礦大廈
郵 編:730000
瓦伦西亚市 ag延迟漏洞 博彩白菜网送体验金 快三单双大小如何压才稳赚 上海时时网站 马德里竞技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北京pk10走势图彩图 时时彩开奖视频 幸运28怎样投注稳定 彩迷官网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21点游戏推荐 澳洲5分开奖结果 后三包胆计划软件